大武壠族與拉阿魯哇族有約

0

《諸羅縣志》記載中的「賦役志/餉稅/陸餉」提到番社有3 類,最早有第1 類「番社舊額三十有四」,〔周鍾瑄 1717〕,在1683 體制的34 個「舊額番社」裡,拉阿魯哇族是第3 個番社「大武壠社」的「附番社」,也是拉阿魯哇族最早被記錄的歷史。

在高雄楠梓仙溪流域的大武壠族部落早期的耆老口述訪談與卡那卡那富族的老人口述歷史中所示:小林部落早期是拉阿魯哇族的傳統領域(也有一說是卡那卡那富族),所以在戰後的年代(民國5.60年代)甲仙,阿里關與小林這一帶的大武壠族人依然維持著繳納「番租」給拉阿魯哇族與卡那卡那富族的約定。

在早期,卡那卡那富族每年的農曆年都會來到小林部落分年糕吃,其實就是一種「吃租」,收取番租的行為。(早期納番租最後的演變,隨著老人離開,大家的生活越來越好終而消失)。

而非常值得一提的是,在楠梓仙溪流域的大武壠族「匏仔寮部落」中的祖靈信仰「番太祖」,跟拉阿魯哇族的貝神也有唯妙類似之處存在。

今年拉阿魯哇族的貝神祭-貝神之夜,首次邀請大武壠族小林部落來進行古謠文化展演。

一個從高中走到美瓏社的概念

走太久,大武壠族人一個苦中作樂的概念

大武壠族-大滿舞團

大滿舞團吟唱古調-祭品之歌

 

Share.

Leave A Reply

13 + 17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