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群交流

0

第三屆大武壠歌舞文化節於4月8號在高雄杉林熱鬧登場,以大武壠族日光小林部落族人為主,號召高雄山區兩大流域之大武壠族人來響應,試圖喚醒族人,共同尋回本身族群的認同感,自信大聲的喊出我們的名字「大武壠族」。同時也廣邀拉阿魯哇族,布農族與排灣族等各族群,來進行歌謠文化展演與交流。

大武壠歌舞文化節草地舞台區

來自大武壠族荖濃部落的孩子

來自大武壠族小林部落的大滿舞團

「拉阿魯哇族」在早期的文獻中就一直紀載著跟「大武壠族」之間微妙的關係,早期的文獻調查中更有紀載我們之間是同一族。

《諸羅縣志》記載中的「賦役志/餉稅/陸餉」提到番社有3 類,最早有第1 類「番社舊額三十有四」,〔周鍾瑄 1717〕,在1683 體制的34 個「舊額番社」裡,拉阿魯哇族是第3 個番社「大武壠社」的「附番社」,也是拉阿魯哇族最早被記錄的歷史。

在高雄楠梓仙溪流域的大武壠族早期的耆少口述訪談與卡那卡那富族的老人口述歷史中所示:小林早期是拉阿魯哇族的傳統領域,所以在戰後的年代(民國5.60年代)甲仙,阿里關與小林這一帶的大武壠族人依然維持著繳納「番租」給拉阿魯哇族與卡那卡那富族的約定,而卡那卡那富族在每年的農曆年來到小林吃年糕,就是一種「吃租」,收取番租的一種行為。(早期納番租最後的演變,隨著老人離開,大家的生活越來越好終而消失)。

而非常值得一提的是,在楠梓仙溪流域的大武壠族「匏仔寮部落」中的祖靈信仰「番太祖」,跟拉阿魯哇族的貝神也有唯妙類似之處存在。

拉阿魯哇族,達吉亞勒青年會,「遇見貝神,過去與未來!」

首次受邀參與大武壠歌舞文化節的排灣族「羽,擊舞藝術舞團」,是來自屏東的部落,團長圓圓訴說著在莫拉克還未發生之前,他就來過小林部落,在部落耆老的協助下尋找製作樂器木材的往事。

來自屏東涼山部落的排灣族「羽,擊舞藝術舞團」,進行歌謠文化展演。

中部平埔青年聯盟是由噶哈巫族(Kaxabu)巴宰族(Pazeh)拍瀑拉族(Papora)道卡斯族(Taokas)巴布薩族(Babuza)羅亞族(Lloa)阿里坤族(Arikun)等平埔族群青年所組成,在4月8號當天也特地遠從中部來到高雄日光小林部落,參與第三屆大武壠歌舞文化節。而照片中的族群也有南部三大族群之馬卡道族,大武壠族,西拉雅族人。

原住民族,平埔族群聯盟。

 

Share.

Leave A Reply

twenty + 7 =

*